機構服務

機構服務
兒童服務
家庭服務
學校講座
受惠者故事及心聲

受惠者故事及心聲

「媽媽」為我帶來的喜悅 2017-09-14

在炫匡23個月的時候,他懂得說的只有「哥哥」。醫生指出他沒有眼神接觸,彷彿活在自己的世界;到了兒子2歲半時接受正式評估,確定患上了自閉症。

當時我十分擔憂炫匡的情況,只懂哭泣;即使社工提供了相關特殊學校的資料,但我對他的說話完全聽不上心。我在情緒平伏下來後,翻閱社工給我相關訓練的資料;同時上網搜尋有關自閉症的資訊,希望加強對此症的認識,以安排兒子接受適合的訓練。我在網上找到了APF的網站,理解了他們的服務後,隨即替炫匡報名參加一個月密集式ABA治療。

以我所知,一般機構的自閉症訓練,每月收費往往是港幣數千元或以上,這個收費水平無疑會大為增加家庭經濟壓力;另一方面,若輪候政府資助學位則需要等候一段長時間,未能即時處理眼前的問題,因而令我感到十分徬徨。得知APF是專為來自低收入家庭的自閉症孩子提供服務,隨即讓我鬆一口氣,更慶幸認識了這間用心服務小朋友的機構。

炫匡在接受訓練前從未曾用言語來表達自己,APF的治療師發現他對社交有強烈興趣,因此集中訓練他的會話技巧,因而在發音及說話方面都有很大的進步。炫匡只是上了大約一星期的訓練就學懂了說出「媽媽」,而那一句「媽媽」為我帶來的喜悅,更是非筆墨所能形容!治療師教導炫匡用言語來表達自己的需要,他其後可說出「餅餅」、「車車」、「爸爸」及自己的名字,並且成功戒用尿片。見證兒子在一個月內的進步,這一切均令我感到非常欣喜。

我也享受參加APF所舉辦的親子活動,與兒子一起製作薄餅、做做小手工等。與其他家長和小朋友一起度過輕鬆、愉快的時光,不但可舒緩家長的壓力,還能夠改善孩子的溝通能力及社交技能。

一般人未必明白,主動説話來表達自己對自閉症孩子來説,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。我目前最大的心願便是希望兒子每日放學時,都能跟我說出當天的情況,健康地成長。最後,我希望政府可多作宣傳,提升大眾對自閉症的認識,使自閉症孩子得到別人的接納。

炫匡媽媽(APF筆錄)

後記:

多謝炫匡媽媽的分享。要同時承受社會上強烈的「標籤效應」和承擔起照顧兒子的責任,當中的壓力並不能用筆墨來形容。我們知道炫匡媽媽也是從陰霾走出來,現希望以同路人的身份鼓勵和支持其他有同樣遭遇的家長。小朋友的進步和家長的認同是APF提供服務的原動力,我們樂見家長以正面、積極的態度來克服困難,同時非常樂意扶上一把,與他們同行。